莫笑为是

傘修大愛!!!

【傘修】不過重頭來過(3)

叁、

本來異常激動的葉修,在聽到蘇沐秋的聲音之後,本來低下的頭猛地抬了起來。而眼前的身影,是如此的熟悉,那銘刻於靈魂中的印記,就算淚眼迷矇,依然能夠輕易的認出。


“沐秋……?”不敢置信眼前發生的事實,葉修忍不住揉了揉眼睛。


“是我。”低頭看了看自己,蘇沐秋微笑道。


葉修凝視著蘇沐秋良久,終於將手緩緩的伸了出去。平時就算再激烈的操作依然穩定的手,此時竟然顫抖起來,甚至比將一葉之秋的帳號卡交出去時還要劇烈。


終於,葉修的手觸碰到了蘇沐秋。就在接觸到蘇沐秋的瞬間,葉修爆了手速,緊緊將他抱入懷中。


驚詫在蘇沐秋的眼中一閃而過,隨即是釋然。拉過葉修的雙手,用自己的手覆上,然後兩人的手指便緊緊交扣著。


兩人相擁了很久才分開,雖然剛剛兩人的舉動讓彼此都了解自己的心意,但二人都不是感情奔放的人。這種過激的舉動,在激情過後留下的就是尷尬了。


在一陣漫長的沉默過後,還是葉修率先開了口“你……之後有什麼打算?”


“還能有什麼打算?目前既然已經找到你了,當然是先跟著你走了。”蘇沐秋毫不猶豫的回答“反正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,也沒有負擔。”


“那就跟我回興欣吧。”葉修倒是毫不矯情,馬上就幫蘇沐秋決定好去向。


“那我先回去收拾收拾,明天再跟你一起回去啊。”蘇沐秋對葉修的自作主張也沒有見怪,順從了葉修的決定。


“等等。”葉修拉住了蘇沐秋“你……不去看看沐橙?”


“再等我一下吧。見總是要見的,但我想我還需要時間去思考。”將自己的手抽出,蘇沐秋轉身離去,只留下在燈光照耀下略顯孤寂的背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久沒寫文了,重新開坑各種卡啊。


p.s.傘哥性轉的話,tag是不是該改成修傘啊……


【傘修】不過重頭來過(2)

貳、
場下,本來是淡定觀賽的葉修,在邱沐蘇登台之後,眼睛越睜越大,表情也越來越嚴肅,甚至可稱為猙獰。

終於,在一槍穿雲與歌吹為風纏鬥了一陣過後,葉修突然站起來。

〝老闆娘,借一下手機。〞

〝可以是可以,但你要做什麼?〞

〝確認一下曾經的遺憾。〞

葉修一邊給出這個奇怪的答案,一邊大爆手速的播了電話。

〝沐橙,我是葉修。〞

〝葉修......那個打法,還有操作......〞

〝我知道,但是那個人應該早就走了。〞

〝所以是怎麼回事?〞

〝我也不知道,再看看情況吧。〞

就在葉修和蘇沐橙彼此通話的時候,台上的互動已經結束了。葉修立刻站起身來,剛剛周澤楷選號碼的時候雖然沒有特別注意,但職業選手的素質讓葉修清楚的記得邱沐蘇的座位號碼。

但葉修並沒有忘她的座位走去,在這種表演賽上贏過周澤楷,想必她原來的位置早已被挖了出來。屆時,激進的粉絲恐怕不會讓她好過,更何況周澤楷的三千蘿莉粉了,一路走來,粉絲的詛咒讓饒是葉修這般沒下限的人都有點背涼。

很快,葉修就趕到職業選手的專用通道了。只見通道一片漆黑,早已沒有任何人的蹤影。

〝唉。〞葉修嘆了口氣,隨即從口袋掏出了煙盒,給自己點了支煙,就這麼陷入沉思。

沉浸在回憶中的葉修並沒有發現接近出口的廁所燈突然關上了,也沒注意到有個躡手躡腳的身影,直到......

〝哈,阿修!〞

〝臥槽蘇沐秋你別鬧!〞突如其來的熟悉招呼法讓葉修下意識喊出了昔日好友的名字後,才後知後覺的想到對方早已不在了。

葉修想轉身看看對方是誰,但身後緊緊箍住他的雙臂令他動彈不得,而且身後傳來的觸感令他身體僵硬。

軟軟的、軟軟的、軟......

〝啊!〞不知何時從手中掉落的煙落在腳邊,此時燙著了腳踝,令葉修從呆滯中回過神來,急忙拉開那雙手,蹲下身去滅熄煙頭。

在一陣沉默之後,葉修終於受不了這尷尬,重新站起身來。

〝那個,邱沐蘇小姐,妳找我有什麼事嗎?〞

沒錯,剛剛站在葉修身後的人正是贏過周澤楷的神秘觀眾,邱沐蘇。

〝才幾年而已,你就忘記我的打法和風格了嗎?〞

聽到這句話,葉修嘴邊掛著苦澀的笑,〝不是我忘記了,但這真的可能嗎?〞

〝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,所以〞邱沐蘇換了口氣,彷彿喘息般的說,〝喊出我的名字吧。唯有如此,我才能真正歸來。〞

〝沐秋,蘇沐秋!你這個混蛋竟然莫名其妙就死了!〞葉修激動到咆哮出聲,隨即又轉為涕泣,甚至哀嚎,〝快回來吧.......〞

就算是蘇沐秋,在此之前也沒有看過葉修情緒起伏如此巨大。向來都是淡定呵呵的葉修,竟是如此失態。

〝阿修......〞蘇沐秋本想說些什麼,但是逐漸燥熱的全身,已不容許他再開口。

終於,在一陣如同鈍器敲打的疼痛之後,蘇慕秋再次開口。與之前不同的是,他的聲音變成了男聲,令人從中感到舒服的聲音。

〝阿修,好久不見。〞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終於寫到葉神了,總感覺似乎太誇張了。

文筆渣,不會寫感情橋段,若能從中找到一絲樂趣將是我偌大的榮幸。

【傘修】不過重頭來過(1)

壹、
第八賽季,全明星第二天,跨欄賽跑
在裁判一聲槍響下,連串的槍聲響起,只見兩個角色一馬當先的竄了出去。 其中一個是周澤楷的一槍穿雲,但另一個竟然是普通玩家。

二人快速的反應,使得他們在一開始就用飛槍搶到了優勢。 雖然兩人的飛槍技術都精湛異常,但角色之間的差距卻還是迅速的體現了出來。

只見在短短幾秒內,一槍穿雲已經拉開了二至三個身位格的差距,而這個優勢還在不斷的擴大。 而在不間歇的槍聲中,一槍穿雲在最前頭獨領風騷,而歌吹為風緊追在後,再之後是職業選手群 ,最後才是玩家群。

沒多久,眼看第一個跨欄已到,兩人都只是槍身略微下傾,輕鬆一跳便擦過跨欄,沒有浪費哪怕分毫。

而這場競賽注定不會平靜,不一會兒,職業選手相互之間已經開始戰成一團了。

而在魔道學者的騷擾之下,一槍穿雲不得不開始變向移動,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。

趁著這個機會,歌吹為風大幅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,甚至隱隱有超越的跡象。 這時,一位魔道學者射出了星星射線,一槍穿雲輕輕一跳,閃避的同時還跨了個欄。

但跨欄跨到一半,甚至連腳都還未越過跨欄,一槍穿雲忽然槍口朝下,連串子彈打出,硬生生將身體往上浮了一點。

就在眾人疑惑這一動作有何用處時,一顆子彈從一槍穿雲的風衣上擦過,險之又險。

那顆子彈速度明顯比一般子彈慢,可以辨認出那是僵直彈。觀眾在敬佩槍王視線不轉的同時還能注意到這種小細節的時候,也懷疑那位觀眾到底何許人也,不但跟得上周澤楷,甚至還敢朝他開槍。

而就在一槍穿雲躲開僵直彈的時候,歌吹為風已經超過了一槍穿雲。 而魔道學者的星星射線擊碎了跨欄的同時,〝卡〞的輕聲傳出,下一刻,只見兩位神槍手互相面對面,巴雷特狙擊毫不猶豫射出。

兩人在巴雷特狙擊射出後都拚命的閃避著,總算避免了被爆頭的危機。但還是大大的影響了二人的飛槍操作。

一槍穿雲的右肩中槍,連身體平衡都無法保持,更遑論是飛槍了。只見他的身體朝後飛去,撞到了跨欄,頓時頭下腳上的栽了過去。

而周澤楷不愧是槍王,在著地前還將魔道學者逼退,緊接著一個受身操作,一邊緊追著歌吹為風。

而歌吹為風卻是左邊腰部中槍,整個身體都側向一邊。在這種情況下,只見他手一甩,打出連串的子彈保持平衡的同時,更是運用飛槍的技巧又搶出距離優勢。

接下來就是兩個神槍手之間的對決了。兩個人都沒有再使出飛槍技巧來搶先,因為兩人通過剛才的交鋒,清楚明白到雙方都是職業級的高手,若是輕率的使用飛槍,只會被對方押槍,從而造成無法挽回的劣勢。

於是,兩人展開了激烈的對射。要不是場地只有跑道而已,兩人之間頻繁的走位恐怕早已衝出去了。

終於,周澤楷不愧是槍王,在對方射出一發僵直彈之後毫不退避,直到最後一刻才使出膝襲,靠著霸體的效果,終於衝到歌吹為風五步之內!

〝五步!看來我們可以看到槍王著名的槍體術了!不知這位觀眾是否跟得上呢?〞主持人激動的吼著。

很快,觀眾就知道結果了。兩人之間的槍體術是伯仲之間,但裝備不是。這導致了歌吹為風迅速落了下風,距離也迅速從五步拉近成三步半。

但當一槍穿雲終於踏出那半步時,情況瞬間改變,歌吹為風一次開了亂射、速射,將一槍穿雲瞬間推回了五步之外甚至更多。

周澤楷似乎來不及跟上這突然改變的節奏,竟然被對手押槍押出了兩步之多,雖然立刻回過神,也是狀態全開,準備討回顏面,但是歌吹為風輕輕的一個後翻滾,就這樣到達重點。

〝第一名!!!〞主持人聲嘶力竭的吼著,〝竟然不是槍王周澤楷,而是一位無名的觀眾!〞

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,直至主持人被耳機中導播的吼聲驚醒,這才開了口,〝請問......這位小姐......妳的名字是?〞

〝邱沐蘇。〞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很久之前寫的文,因為缺陷太多就回爐重造了,新寫的文字數更多,描寫更細緻,希望大家喜歡。

P.S.沒寫到葉修,不太好意思占tag...